原标题 视界 | 外媒渲染天宫一号将“失控坠落”遭权威机构反呛:想太多

近日,各国媒体都开始进入“倒计时”,紧盯天宫一号预测落点,部分境外媒体甚至渲染天宫一号的“谢幕”风险,妄称“中国已对天宫一号失去控制”。

美国广播公司(ABC)在其网站煞有介事地刊文称:“2016年,在发射升空5年后,中国航天机构失去了对天宫一号的控制。目前,天宫一号正在垂直砸向地球,澳大利亚处于危险区域。”

▲部分境外媒体对于天宫一号“失控撞地”的报道。▲部分境外媒体对于天宫一号“失控撞地”的报道。

但事实真是如此吗?

2016年3月16日,天宫一号全面完成使命正式终止任务,彼时,原定在轨运行2年的天宫一号已经超期服役两年半。

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截至2018年3月26日,天宫一号运行在平均高度约212.0公里的轨道上,整器结构完整,即将再入大气层烧毁。北京航天飞控中心和专业机构分析,预计天宫一号再入大气层的时间在2018年3月31日至4月4日之间。而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官方网站将每日发布有关监测预报信息。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官方网站关于天宫一号轨道状态公告截图。▲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官方网站关于天宫一号轨道状态公告截图。

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太空)科学中心博士钱航发文指出,中国对天宫一号采取两方面应对措施。一是加强对飞行器的地面监测和预警;二是在飞行器轨道寿命末期,使天宫一号主动离轨,重返大气层烧毁。

此前,天宫二号总设计师朱枞鹏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就指出,中国一直在监控天宫一号,其坠入大气层后就会烧毁,剩余残骸将落入指定海域,不会危害地面。

作为原型空间站,天宫一号比国际空间站要小得多。经过几十年的建设,国际空间站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生活空间相当于拥有5个卧室的房子,重400多吨。相比之下,天宫一号仅重8.5吨,只有10米长,3米宽。

事实上,美国航空航天局、欧洲航天局等多个国外权威航天机构都已明确表示,天宫一号残骸坠落到地球人口密集区的可能性近乎为零。“从最坏的角度考虑……天宫一号碎片砸中某个人的几率是中彩票几率的100万分之一。”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多位西方专家也承认,天宫一号残骸坠落地球人群聚居区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英国航天局的首席工程师理查德·克劳瑟说:“天宫一号轨道舱的大部分估计将在再入过程中升温燃烧,残余碎片落入海洋的可能性最大。”

对于外界怀疑中方是否具备“精准控制”航天器坠落地点的能力,中国其实已有丰富经验。

2014年11月1日,中国探月工程三期再入返回飞行试验器,通过在大气层表面“打水漂”方式减速,最后落在内蒙古预定位置。

在受控坠落方面,中国于2009年,在相隔40万公里之遥控制嫦娥一号卫星撞击月球丰富海地区。2017年9月,又控制天舟一号飞船脱离轨道,经过两次制动进入大气层烧毁,残骸坠入南太平洋一处远离大陆的深海区。

中国从2000年启动“空间碎片行动计划”,已完成太空碎片地基监测一期工程建设,并多次对废弃卫星实施离轨处理。中国也已成立国家航天局空间碎片监测与应用中心,已具备太空物体安全返回、太空载具解体分析等能力。

不同于个别外媒炒作天宫一号“失控坠落”,更多外媒则看到中国发展天空技术的卓越成就。

天宫一号是中国第一个目标飞行器,于2011年9月29日发射升空,曾先后与神舟8号、9号、10号太空船交会对接。它的发射升空使中国成为继美国和俄罗斯之后第三个拥有空间站的国家。

美国数字商业新闻网站Quartz刊文称:“天宫一号重返地球,这是中国着眼太空领域发展的雄心展现。”文章最后还援引了哈佛大学天体物理学家乔纳森·麦克道威尔的话说:“中国在太空领域要超越美国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追平’的一天很快会到来。”

在一篇题为《中国2050年前可能成为一个主要太空强国》的文章中,美国《大众科学》月刊网站称,中国一直在制订一些雄心勃勃的太空计划,这些计划将分阶段实施。澳大利亚太空分析师莫里斯·琼斯则指出:“中国有成为太空飞行方面的世界领导者的雄心。它正朝这个目标稳步前进。”

原标题:济南打掉“套路贷”团伙:针对大学生,有受害者被迫举家搬迁

近日,济南市公安局长清区分局(以下简称“分局”)经过一个多月的集中攻坚,成功打掉一个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犯罪的“套路贷”涉恶团伙,目前逮捕7人,取保候审11人,上网追逃1人。

该团伙未经批准、没有任何资质,假借“齐鲁私贷”、“齐鲁投资”小额贷款公司名义,以在校大学生为主要侵害目标,通过各种“网贷”、“微贷”平台、校园广告、中介等等途径招揽有需求的大学生借款,利用大学生社会经验不足和不想让家人知道的特点,以个人民间借贷为幌子,以“行业规矩”、“借一押一”、“借一押二”等各种名目为由,通过签订“阴阳合同”、“虚高借款合同”等明显不利于借款人的债务合同,非法获取“手续费”、“管理费”、“中介费”、“分期费”、“续期费”、“催收费”、“违约金”、“本金”、“增倍本金”等等名目繁多的金钱利益,过程中采取“制造借款人已取得借款假象”、“肆意认定违约”、“贷款平账清账”、“层层转贷”等方式,使用暴力、恐吓、威胁、要挟、侮辱、骚扰、“轰炸”通讯录、上门催收滋事等手段向大学生和其家人施压,达到非法索取巨额金钱的目的,对借款人及其家庭造成严重危害和恶劣影响,有的债台高筑、有的举家搬迁、有的长期失联,更有甚者产生抑郁轻生念头。

该系列案的成功告破,有力地打击了以借贷为名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犯罪即“套路贷”这一新型犯罪的蔓延之势,维护了广大高校学生的合法权益和校园安全。这是济南市对“套路贷”犯罪开打的第一战,是落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直接体现!

本文图均为 济南公安微信公众号 图本文图均为 济南公安微信公众号 图

大学生深陷“贷款门”不堪重负报警举报

2018年1月份以来,分局接到多起大学生因借贷被讨债引发的警情和举报,数名大学生受到“放贷公司”的催收侵害,有的大学生甚至不敢返校上学。对此,分局高度关注,郑宏局长要求刑警大队迅速调查,坚决依法打击。分管刑侦工作的王宪亮副局长立即组织刑警大队成立专案组开展工作。

专案组一方面想方设法找到有关报警人详细了解案情经过,一方面由近及远与大学路派出所梳理了因放贷催收引发的警情和案件。经过工作,专案组发现多起警情和举报同时指向同一家“放贷公司”的多名人员。

被害人大学生张某因还不上第一家“公司”的借款,被第二家“齐鲁私贷”的嫌疑人刘某诱骗借款高利贷15000元,其中7402元用于偿还上家借款,剩余7598元被刘某以各种费用的名义扣留,另外每十天还息1500元,“先息后本”,直到还借本金15000元。张某在还了3000元之后因没有经济能力继续还款,又被嫌疑人刘某胁迫在第三家“公司”借款10000元,其中实际到手7000元,被刘某拿走6500元。因仍然还不上第二家的本金15000元,刘某又胁迫张某在第四家“公司”借款6000元,其中实际到手4000元,又被刘某拿走3500元。直至嫌疑人刘某向被害人张某家人催收。期间,因张某还不上第三家的本金,遭到第三家的人员催收殴打。

被害人大学生王某在“齐鲁私贷”实际借款10000元,被要求还款16000元,每半月还款8000元,分两次还清,结果被要求“借一押一”,打借条32000元,同时按第二次应还款日期打借条32000元,每次逾期按32000元催收。王某因第一次还款逾期被“齐鲁私贷”人员限制人身自由,期间被八名嫌疑人轮番殴打,最终被致轻伤害。

被害人大学生乔某因还不上“齐鲁私贷”的借款,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长达40余小时。

揭开盖子露出原形迅速厘清犯罪“套路”

虽然此类讨债警情表面上看似高利借贷纠纷,难以定性,难以将债务纠纷和违法犯罪剥离,之前也缺乏打击整治和诉讼审判的先例可循。专案组经过详细调查,认真研究、去伪存真,将每起个案用联系的观点进行分析综合,判断这是一个专门针对在校大学生,以借贷为名、软硬兼施、牟取高额利益非法占有、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像这样的团伙隐藏在大学园区,高利放贷、恶意欺诈、暴力催收,不择手段攫取利益,严重危害着大学生的权益和安全。

专案组根据前期调查的情况,于1月23日与法制部门充分研究,报请分局批准立案侦查。

为不使一人漏网、防止有关证据被转移,1月23日晚,刑警大队组织三十名警力,在大学路派出所的配合下,兵分三路对前期确定的嫌疑人办公地点和住处进行统一行动,当场传唤于某、齐某、刘某等11人,查获账本20余个、借款合同30余份,以及相关借款人信息200余条,又于次日传唤嫌疑人3名。专案组连夜组织审查,针对团伙的组织形式、人员构成、运营模式、如何放款、如何催收,尤其是放款催收过程中出现的诱骗、暴力、胁迫、侮辱、轰炸、限制人身自由等具体行为,进行了耐心细致的审查查证,发现该团伙成员涉嫌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等多起犯罪事实。1月24日,分局依法对于某、齐某、刘某等9人刑事拘留。

工作发现,于某、齐某因从事借贷业务相识,未经许可注册,于2016年5月在长清大学城常春藤小区合伙成立“齐鲁私贷”,共同出资、平分盈利,同时二人分别负责一个小团队,用老业务员带新业务员,招揽大学生借款,有较为固定的“业务流程”和“行业规矩”,分工明确,按比例提成。至2018年1月份,该“公司”内部成员达二十余人,并与其他放贷团伙和中介形成利益链条。该团伙以无抵押快速借款为诱饵,通过“虚增债务”、“胁迫逼债”等方式,非法占有借款大学生及其家人的钱财。

鉴于案情复杂,又是放贷领域的新型犯罪,济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及时到分局指导侦办,并带来《上海市打击以借贷为名非法牟利违法犯罪(套路贷)工作手册》。于某、齐某团伙放款催收的“套路”就是上海“套路贷”的翻版,上海的打击经验为如何有效打击此类犯罪提供了有力参考。

深挖细查全面取证抽丝剥茧依法打击

经过梳理借款合同和借款人信息,专案组先期确定了五十余名借款大学生,决定从点到面,全面进行调查取证。案发时值大学放假期间,受害学生分布在全省各个地市,由于长期受到骚扰、恐吓,有的被害人不相信民警身份,害怕被嫌疑人打击报复,拒绝与民警联系,更不用说到公安机关配合提供证据。刑警大队张庆国大队长说:“学生们不信任不敢来,我们就走出去。”

2017年腊月十一,专案组追加警力兵分四路,赴全省十六个地市,历时半月查证被害人、证人材料100余份。民警进一步调查发现,嫌疑人通过“轰炸”借款人通讯录,发送侮辱、诽谤内容短信给借款人的亲朋好友,毁坏借款人及家属名誉,有的则对被害人言语辱骂、殴打、非法拘禁。上门催收人员向威海、莱芜、德州等地的多名被害人家门、院墙上喷漆、大字涂写侮辱语言,用高音喇叭喊话损害被害人名声。于某、齐某等人团伙侵害对象中,有五名被害人因不堪催收压力,离家出走,有三户被害人举家搬迁。

为实现全链条有效打击,专案组又先后抓获并刑事拘留五人,集中警力分成抓捕组、审讯组、证据组、材料组等,深挖细查、抽丝剥茧,全方位查证,期间法制大队全程指导,检方提前介入,专案组多次与检法交流探讨、查证完善。

3月26日,检察院对该团伙中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犯罪的7人批准逮捕。该案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挽救学子群众满意扫黑除恶任重道远

“该案涉及的‘贷款公司’都有利益勾连,极容易形成借贷黑市,严重威胁在校学生的财产和人身安全,这一毒瘤必须连根拔起,彻底清除。”分局王宪亮副局长说。

1月30日,临沂市某被害人父母寄来感谢信,对民警诚心为民、主动办案,使其子得以摆脱放贷团伙的迫害表示衷心感谢——“感谢长清分局以极大地魄力和高素养的办案水准侦破复杂疑难案件,以极大的责任心维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2017年8月24日,多部委联合发布“史上最严网贷新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为网贷平台划出“十三条红线”,大量网贷平台相继停业、转型,但是,披着民间借贷外衣的“套路贷”却规避法律,成为涉恶犯罪新形态。该案中“套路贷”在高校学生中的发展蔓延,不仅直接侵害广大学生的合法财产权益,而且其中掺杂的暴力、威胁、拘禁、侮辱等索款手段已构成犯罪,带来了一系列社会问题。

遏制“套路贷”,要事后打击,更要事前防范,往往防范重于打击,需要社会各方共同努力。在党中央大部制改革思路引领下,相关部门要切实负起责任依法严格监管;高校切实担负起安全防范教育责任,加强学校家庭互动,敦促家庭教育养成,引导学生形成正确健康的消费观,提高学生对不法侵害的辨别能力和自我防范意识。社会、学校、家庭三方合力,根除“套路贷”滋生土壤。

自中央部署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长清分局严格按照省厅、市局要求,充分发挥主力军作用,坚持对黑恶犯罪零容忍,露头就打、除恶务尽,坚决依法打击黑恶霸痞势力嚣张气焰,净化社会治安环境,确保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努力让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 

来源:济南公安微信公众号

北京时间3月27日早间消息,继上周Uber公司的自动驾驶汽车发生严重车祸、致一名49岁的女行人丧生后,本周一,亚利桑那州州长叫停了Uber在公共道路上的自动驾驶汽车测试。

在一封发给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沙西(Dara Khosrowshahi)的信中,州长道格·杜西(Doug Ducey)表示,他看到了一段警方公布的车祸视频,“令人不安和震惊,并让人对Uber公司继续在亚利桑那州测试的能力产生诸多疑问。”

凭借宽阔和开放的道路、宜人的气候和宽松的监管措施,亚利桑那州一直是Uber公司和其他自动驾驶车辆开发商的主要测试基地。2016年杜西曾欢迎Uber公司来到他的州,当时他说,“我们想让你知道,亚利桑那州确实需要Uber。”(杨戈)

原标题:事先打伤胳膊“碰瓷”司机 六人团伙作案10余起被刑拘

新京报讯(记者左燕燕)为实施诈骗,团伙事先将内部成员胳膊打伤,坐于自行车后座,选择妇女或年轻司机进行“碰瓷”,在北京东城、西城、怀柔等地作案10余起,涉案金额20余万元。近日,六名犯罪嫌疑人被怀柔警方控制。目前,六人因涉嫌诈骗罪已被刑事拘留。

事主李先生介绍,今年3月,自己开车外出办事,行至怀柔医院附近老建材市场时,对面突然骑过来一辆自行车,虽然及时闪躲,但后视镜里仍能看到一辆自行车连人带车倒在路边隔离带上。自行车上有两人,骑车男子声称没事,坐车男子却喊叫称胳膊疼,“这两人一唱一和的,坐车男子的胳膊看着确实肿了老高。”李先生说,因此对撞人一事深信不疑。

此时骑车男子提议,去附近医院照个片子,“有伤就看,没伤就算了”。医院内,医生也告知男子胳膊骨折,治疗各项费用需四、五万元。“我当时想打电话报警走保险,这时,受伤男子的‘老板’和‘姐夫’赶来,说只要拿两万块钱做补偿,这事就算了。”李先生称,自己赔偿2万后从医院返回的路上,突然想起自行车是右边蹭地,受伤的却是左胳膊,觉得事有蹊跷,决定报警。

接到报警后,怀柔公安分局刑侦六队的副中队长崔海涛崔赶往医院,受伤男子早已不知所踪。案发时的监控录像显示,事发前,骑自行车的两名男子就站在路边一个停车位,紧接着,一辆私家车打了一下大灯,两人就向着小面包车迎面骑了过来,但两人并没有碰到面包车就摔倒了。

警方确定,这是一个以“碰瓷”为手段的诈骗团伙,一人骑车,一手臂有伤的坐在后座,专门实施“碰瓷”。“碰瓷”后让司机随其到医院检查,随后会出现所谓的“老板”和“姐夫”,以看病贵、回家休养等理由诈骗。

根据李先生提供的嫌疑人相貌特征,通过排查筛滤,警方基本确定嫌疑人身份,并锁定其落脚区域在通州某小区周边。3月11日,该“碰瓷”团伙再次到怀柔作案,得手后正在医院与事主谈价时,被民警当场控制。

经突审,嫌疑人小明在团伙中专门负责“碰瓷”,为骗钱团伙成员事先将其胳膊打伤,选择妇女、年轻的新司机或者上岁数的人进行诈骗。经核实,该团伙涉及在北京市东城、西城、朝阳、丰台、房山、怀柔等区的诈骗案件十余起,涉案金额20余万元。目前,六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诈骗罪已被怀柔警方刑事拘留。

(原标题:被商务部点名:你们是贸易便利化最大的受益者)

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我们和其他的WTO的成员一道,推动达成了WTO贸易便利化的协定,使全球的贸易成本有可能减少14%。我们一起推动取消了WTO框架下的农业出口补贴,国际农产品(000061,股吧)的贸易环境将有所公平。我们成功地和其他的WTO成员一起结束了信息技术的扩围谈判,取消了201项信息技术产品的关税。像苹果的库克董事长,你们就是最大的受益者。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